库布里克:登月是真的吗?

库布里克:登月是真的吗?(八字命理)

库布里克。

2022 年 9 月,美国再次推迟了「阿尔忒弥斯 1 号」登月计划,以至于网络上关于当年「美国登月系伪造」的阴谋论再次盛行,而,被指参与其伪造拍摄的当事人,就是已在 1999 年去世的大导演「斯坦利·库布里克」(Stanley Kubrick)。

斯坦利·库布里克

登月是否伪造,早已由 NASA 多次出面辟谣。但,大导演「库布里克」,却一直是电影界、艺术界如雷贯耳的超级鬼才,享誉全球,有无数的死忠粉。他留下的作品,诸如《闪灵》、《2001 太空漫游》、《发条橙》、《全金属外壳》、《奇爱博士》等等,都是世界影史上不朽的经典。

《2001 太空漫游》,1968

21 世纪,年轻的朋友们可能对「库布里克」并不熟悉。但,库布里克的作品影响力,却一直延续到了今天的很多场合。比如,近年来火爆的英国导演克里斯托弗·诺兰,他的代表作《星际穿越》,就是直接致敬了库布里克的《2001 太空漫游》;甚至其获得奥斯卡诸多奖项和提名的《蝙蝠侠:黑暗骑士》,其中的「小丑」角色,也是部分参考了库布里克《发条橙》里的相关设定。

《发条橙》,1971

《蝙蝠侠:黑暗骑士》,2008

2012 年,力总曾被某家报社约稿,写过一篇关于《库布里克传》的书评,但当时仅是从艺文角度评述,并未涉及八字命理。最近,恰从故纸堆翻出旧稿,遂补上对斯坦利·库布里克的八字评析,与读者们分享。

时间——

斯坦利·库布里克

斯坦利·库布里克的生辰八字命理排盘

库布里克,

生于 1928 年 7 月 26 日。
干支:戊辰 己未 丁卯 ??。

库布里克的命局,「食伤」极其强旺,但因为日坐「卯未」印局,欲从而不能从,故仍以普通「伤官格」论之。

食神、伤官,都是才华、艺术之星,体现为源源不绝的「创作力」。库布里克的食伤属「土」,显得厚重、扎实,而「土」之意象也常常出现在他的电影作品中,比如《2001 太空漫游》最经典的视觉形象就是来自太空、带有某种智能文明的「石碑」,为「土」之象;《闪灵》发生在一幢闹鬼的别墅庄园之中,其建筑也是「土」之象。

同时,他的「食伤」也兼临了「华盖」、「太极贵人」,对幻想、玄奇之类事物颇有涉猎,故拍出《闪灵》;临「红艳」,主情调、浪漫,故他也能拍出《洛丽塔》这样的情爱题材(今网络用语「萝莉」的起源),甚至生前最后一部突破尺度的《大开眼戒》;临「金舆」,与车船等交通工具有缘(注:库布里克还持有飞行员的执照),更是让他拍出了史诗般的《2001 太空漫游》……

斯坦利·库布里克

在他年轻时,曾行运「庚申」(1932~1942)、「辛酉」(1942~1952),都是「金」旺的大运,主「财星」,一方面异性缘好,另一方面「食伤生财」得以发用,想必是度过了一段相当浪漫的青涩时光。1941 年,他开始学习摄影;1950 年,尝试自编自导拍摄短片,从此踏上导演之路。

1952 年,库布里克换入人生的第三步大运「壬戌」(1952~1962),这一步运恰对他的日柱「丁卯」,形成绝佳的「天地鸳鸯合」(丁壬合、卯戌合)——对于一个,事业正处于上升期的青年导演来说,这无疑是得到了天时的「神助攻」。1953 年,库布里克正式成为独立电影制作人,并拍出其首部执导的彩色电影《航海家》。1955 年,拍摄《杀手之吻》,从此确立了纪实与超现实主义混合的导演风格。1957 年,拍摄《光荣之路》,获得好莱坞的关注。1960 年,拍摄《斯巴达克斯》,获得金球奖最佳导演提名。1962 年,拍摄《洛丽塔》,再获金球奖多项提名……

库布里克最重磅的作品,都拍摄于他后来的「癸亥」(1962~1972)、「甲子」(1972~1982)这两步大运。

《2001 太空漫游》,1968

比如,最经典的史诗科幻片《2001 太空漫游》拍摄于 1968 戊申年,岁、运「癸戊合」。彼时,他所在的「癸亥」大运(1962~1972),恰为「七杀」运,与原局「伤官格」相见,形成「伤官驾杀」,在古人眼中这是威震边疆的武将命格,而《2001 太空漫游》恰恰就是把征途开向了星辰大海……同期,1964 年的《奇爱博士》为核战题材、1971 年的《发条橙》为反乌托邦题材,都带有浓厚的「七杀」心性。

《闪灵》,1978

而,到 1972 年之后的「甲子」大运(1972~1982),格局变成「杀印相生」——在斯坦利·库布里克的命局之中,长期有一个硬伤,就是日支「卯」为偏印,对他的月柱「己未」食神,形成紧贴相克的「枭神夺食」,容易带来恐惧、不安全感。那么,到「甲子」大运,「甲」印星透出天干,实际就把「枭神夺食」给摆上了台面,惊惧、惶恐等负面情绪,想必就开始对库布里克不断造成困扰。而他,也恰恰是在这一步大运中,拍出了史上最经典的恐怖片之一《闪灵》。

《全金属外壳》,1985

1982 年之后,他换入下一步「乙丑」大运(1972~1982),这步运「乙」为偏印、「丑」为食神,是更直接、也更激烈的「枭神夺食」,同时还对月柱事业宫形成「天克地冲」……普通人,都会在这样的「冲提大运」选择退休,但,创作力旺盛的库布里克,他为了对抗这种「枭神夺食」的压力,还是在这期间拍出了越战题材的《全金属外壳》,该片体现大量战争对人性的异化,并以悲剧收场。与此同时,受「枭神夺食」的影响,库布里克的电影创作产量大不如前,惜片如金……

斯坦利·库布里克

1996 年,库布里克开始拍摄由汤姆·克鲁斯、妮可·基德曼主演的电影《大开眼戒》。此时,他已经换入人生的第七步大运「丙寅」,木生火旺,能通关「枭神夺食」,兼与其日柱「丁卯」形成「福星连珠」,几乎就要唤来事业的第二春……《大开眼戒》开拍于 1996 丙子年,岁、运皆透「丙」,为通关用神;岁支「子」,与他的日支夫妻宫「子卯刑」,为桃花之刑,而《大开眼戒》恰恰是一部情色题材的电影,包含大量突破尺度的镜头……然而,「寅」运仍有木旺,即便有火通关,其「枭神夺食」的影响亦仍若隐若现(注:地支「寅卯辰」三会木局,兼「卯未」半合木局,都是「枭神」),以至于《大开眼戒》表面是情色,但实际是不折不扣的惊悚片,坊间更有阴谋论指称库布里克其实是用该片暗示、揭穿了「共济会」秘密组织有关的丑恶现象……甚至,这部片几乎就是他的「死因」。

《大开眼戒》,1999

这部争议频频的《大开眼戒》,一直拖到 1999 己卯年才被获准上映。而,就在这部片上映之前,导演、制作人库布里克,竟突然因心脏病发而去世——他本人,甚至都没能等到该片的公映,而《大开眼戒》也成为他此生最后的遗作——更让这部情色惊悚片,再难摆脱重重的迷雾与猜疑,成为阴谋论爱好者们长期热衷于讨论的一个「悬案」。

现在复盘,则 1999 己卯年,其「己」为食神、「卯」为偏印,又恰恰是库布里克遇到「枭神夺食」的一个流年。他,死于当年的 3 月 7 日,恰值刚过节气「惊蛰」,而流月入「丁卯」——年、月皆「卯」,更与他本人的日柱「丁卯」伏吟——「枭神夺食」的影响,基本被坐实。

可悲的是,库布里克直到死去,也未能看到自己最后的电影《大开眼戒》上映,甚至该片在最终上映之前,还被资本、制片方进行了大幅删改,以至于库布里克最终没能落实该片的导演剪辑权,这也恰恰是应验了「枭神夺食」的一个事象……

《大开眼戒》,1999

如今,「库布里克」已成为电影文化史上不可忽略的一段记忆、一个符号。作为「鬼才」,他旺盛的「食伤」带来源源不绝的创作力,留下《2001 太空漫游》、《闪灵》等无法复制的经典作品;但,也因为「枭神夺食」,他的作品到后期越来越惊悚、紧张,甚至他自己也死于《大开眼戒》未完成的阶段,留下永远的遗憾。

那么,回到开头的话题:当年美国登月,到底是不是「伪造」?事实上,美国首次登月发生在 1969 己酉年,恰恰距库布里克拍摄《2001 太空漫游》的 1968 年非常接近。多年以后,有粉丝指出,库布里克曾把美国「登月」有关的信息,以密码的形式,放在了 1978 年惊悚片《闪灵》的某个镜头之中——至于,那一段信息是真是假、是否揭示了更多的有关内容?就不在本篇的讨论范畴,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到网络上自行搜索、研究和验证。

附:《库布里克传》书评

斯坦利·库布里克不属于好莱坞。

作为“导演”,他所从事的并不仅仅是在银幕上讲故事这么简单——在好莱坞成熟的工业体系内,“导演”通常只是一个单纯的技术活儿——他倒更像是一个互联网公司的产品经理,甚至首席执行官,深入到所有的部门,对电影里外的一切细节进行全面的控制。

这份控制的欲望,一方面来自这个狮子座男人与生俱来的霸气性格,另一方面也来自他对电影艺术追求到极致的巅峰信念。而少时从事摄影记者的基本功、对信息情报的极度重视、过目不忘的本领、游刃有余的管理和沟通技巧,以及数十年如一日的耐心打磨,使得他可以真正实现这样的控制,并以一个独立电影人的姿态,和创纪录的票房,在浩瀚的电影史上笑傲群雄,成为不败的典范。

如果不看幕后的介绍,我们很难想象诸如《2001太空漫游》、《奇爱博士》、《全金属外壳》这些经典电影,是如何从这个贫民区长大的男人手中慢慢诞生,并绽放为银幕上的华丽魔术。一部电影,绝不仅仅是一件单纯的艺术想象——在精致的剧本与胶片背后,其实有着浩繁宏伟的系统工程,不亚于在西半球发动一场战争。比如《2001太空漫游》,全片的特效镜头就有16000个独立的制作步骤。为此,库布里克专门配置了先进的管理软件(其实就是今天的企业ERP),用信息化的手段来对日程、设备、人员等进行全方位控制。但即便如此,如果没有他超人般的思考、统筹与动员能力,谁也无法驾驭如此复杂的项目,更无法坚持把电影拍到如此精巧绝伦。

为此,库布里克痴迷于阅读。每拍一部电影之前,他都要消化至少几百本与拍摄题材相关的专业书籍,这使得他的电影总能在有限的银幕上呈现出最大的真实,并经受历史的考验。而也只有那些同时在文学、电影、哲学和心理上都能满足他的高标准的题材,才能成为他创作的“猎物”,通过银幕发扬光大——如果不是库布里克改编了《发条橙》,可能安东尼·伯吉斯到今天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作家,尽管他一辈子撰写了30多本著作。

而与库布里克合作过的那些演员们,则常常对他爱恨交加——库布里克会为了一个理想的镜头,让某一个场景连续重拍几十次、上百次,直到这个演员精疲力竭,他还会继续说:“我们再来一次”。但正如《闪灵》中的演员杜瓦尔所说:“斯坦利就是能让你做到你自以为无法做到的事情。”他偏执于不断地重拍,虽然耗费了极大的成本,但也总能让电影最终优秀到极致,成为教科书式的典范。《闪灵》最终名列全球十大恐怖电影,连周星驰都在二十年后的《功夫》中借鉴了其中的著名场面。

大卫·林奇在他的自传里只提到两个导演,其中一个就是斯坦利·库布里克。这位精通国际象棋的独立导演,如今已成为全世界电影人顶礼膜拜的偶像。但他也有着性格上的缺陷。比如他生活中常常不修边幅,有过几次失败的婚姻,还在电影剧本署名权有过很多争议和恩怨……但这一切都不妨碍他成为电影史上最伟大的导演之一,作品永存于世。

库布里克曾经想拍一部惊世骇俗的情色片,但当时他的老婆不同意,就没拍。后来,1999年,他终于拍出了惊世骇俗的《大开眼戒》,而他本人却没能活到电影上映的那一天,在英格兰与世长辞,享年71岁。这个导演的终结让人叹惋,但他的一生,注定成为传奇。

2012 年发表于某报纸,作者:力总

退出移动版